Domino

山谷里再也没有枪声了

【盾冬】Road Trip

我不介意,不足挂齿

Like fish in the sea:

只是个段子QAQ




Steve开着车,广播里播放着今天夜魔侠等人接受了审判。车子在洲际公路上形势而过,路上没有其他人,只是他们一辆车两个人,路灯的灯光绵延向远方。Bucky打开了车窗,风“呼”地一下灌进来,吹起他棕色的发丝。几天前的一场恶战里他受了伤,伤到了锁骨和肋骨,他这几天极少说话,精神状态也算不上好。他们一路逃亡,一人受伤,但是至少他们还在一起。




“冷吗?”Steve问。




Bucky摇摇头,转头盯着窗外。他们在一片沉默中前进,Bucky衣服的前襟被风吹起来,Steve伸手帮他拉了拉,却没想到Bucky会回过头来看着他。他的蓝眼睛在一片黑暗中明亮得仿佛在发光,他张嘴叫他的名字:“Steve。”




Steve盯着前面的路“嗯”了一声,嗓子里面发酸,吞咽了一下,延伸到左边肋骨下的某处都酸得发疼。他想要说“别担心”,想要说“没关系”,想要说“都有我”,但是最终也只能伸手握住了那个人的左手。他眼眶里有点热,冰冷的风吹在脸上,他手里的手也是凉的。眼眶里的热被他忍回去,那一丝的热也被风吹成了冷。他低声说:“我们在一起。”




Bucky挑起嘴角给了他一抹笑容,没有再说话,慢慢地歪了头靠在车门上闭上了眼睛。路灯太亮,只能依稀看到几颗星,模糊而不分明。Steve关上车窗,捏着他的左手,继续前行。




*****




小的时候Bucky总是喜欢带着他玩。他个子小,身体弱,别的孩子不愿意带他玩,总是觉得他麻烦。他也习惯了自己抱着本子画画,但是Bucky总是来招惹他,挤在他的身边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。




是什么时候就长大了?




后来有一天,战争中少有的闲时,他们在比利时郊外的一处农郊等待战备物资。战火波及之处民众大多已经撤离,只留下漫山遍野的虞美人开得如花似锦。他们毫不客气地占了已经无人的农舍,生火做饭,洗浴休息。洗过澡后的Bucky站在院子里的一棵果树下,在晾衣绳上晾晒着军服,Steve默不作声地走到他的身边,Bucky抬起头对他笑了一下,手里把还湿着的军服扯直。




“真希望这一切都能快点结束。”Steve说。




Bucky点头,在衣服上擦了擦手。“结束之后就能回家了。”




午后的太阳那样好,柔软地照在他的脸上。他的脸一半在花荫里,一半是明亮的,他笑起来,微微眯起眼睛,嘴角勾起的笑纹甜蜜得不可思议。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又仿佛什么都没有想。但Steve想要吻他。




那天的夜晚,星星密集而明亮,他们是纽约长大的男孩,很少见到这样美丽的夜空,他们两个倚着墙坐在屋外的地上,肩并肩抬头仰望星空。四月的夜晚春寒料峭,以前总是体弱的Steve会冷,这次先冷的却是Bucky。他的鼻头有点红红的,低头打了个喷嚏。Steve问他冷不冷,没等他回答就要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他肩上。Bucky笑嘻嘻地按住他的手,摇摇头。




他们聊起天来,从小时候的各种糗事讲到最近的作战计划,讲到等一切结束之后,他们会回到布鲁克林把所有错过的电影一部一部补回来。Bucky倚在他的身边,他能感觉到他的体温,他耳鬓间肥皂的味道。他心中突然灵机一动,略一歪头,把自己的双唇印在了他的额角。




Bucky突然抬起头来,他又装作若无其事,仿佛刚才那个吻只是无意之间的皮肤接触,心里希望夜色可以掩饰他的脸红。




再然后就是某次作战后,他们虽然疲惫不堪,但是与大部队汇合,终于可以睡个好觉。他去做完报告之后,Bucky已经躺在床上睡着。他睡着的时候会蜷起身子,仿佛是个孩子。他在床边坐下,小心翼翼地弯下腰,试探着伸出手去触碰他的发丝,把他脸前的几丝乱发抚到脑后。Bucky没有醒,脸上的神情安稳而放松,呼吸均匀悠长。他的胆子大起来,慢慢俯下身,终于吻在他的唇上。




Bucky突然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把他吓了一跳,他笑着说:“你在做什么啊Stevie?”




他被逮到反而觉得心里光明磊落,说:“亲你。”




Bucky万万没想到他会这么臭不要脸地承认了,略愣了一下。Steve像是要值回票价一样,低头继续吻他,于是他也伸出手,揪住Steve的领子回吻他。




*****




他睡着的样子像个小孩子,微微蜷起身子,呼吸绵长而平稳。车道两旁的路灯一盏一盏,前边有个加油站,他们需要补充物资。身边的Bucky还沉沉睡着,有丝头发垂落在脸侧微微晃着,Steve开了一点暖风,也许是因为车里暖和,他这几日总是苍白的脸颊上有了点血色,但是看着却更令他难受。




Steve停下车,Bucky像是突然惊醒,抬起头来看着他。Steve伸手抚摸他的头发,把他面前的发丝拂到耳后。他的手很暖。Bucky微微低下头,过了一会儿后说:“我们在一起。”




Steve握住他的手,坚定说道:“直到时间尽头。”




如果必要的话,我们将会一直流浪。我不介意,不足挂齿。



评论
热度(171)

© Domino | Powered by LOFTER